从文狸

零下273.15℃:

我不吃强攻x傲娇受的快新,真的,别给我安利了


我吃别扭傲娇vs口心不一,看,什么话都要反着听、各种猜心思和被猜,清楚着双方对这份感情都心知肚明但是嘴上就是要否认、好像表现出一点点没面子就感觉天要塌下来、其实会下意识的暴露给对方最脆弱真实的一面多香啊【。

袖扣:

群里搞得色块传画,lof也来发一波,笑死我了!!大家好强!! @拾夜影行   @寂瞳  @油焖鸭脖  @铃屋🐾  @焦糖布丁橙七七   @鹿陆麓  @土 屈 匚 丨 

袖扣:

第二期色块传画也结束辽!!!!大家太神仙了!!我枯了,辛苦大家了!太棒了!!  第二张图是在太大了被我分成两段了!!需要加载一下!!!

第一棒  @十夜ShiY 
第二棒  @土 屈 匚 丨
第三棒  @雨子
第四棒  @拾夜影行
第五棒  @铃屋🐾
第六棒 我
第七棒  @油焖鸭脖
第八棒  @丹忱
第九棒  @焦糖布丁橙七七
第十棒  @鹿陆麓
第十一棒   @寂瞳

上课摸的大帅
画的太渣以至于对不起老师和小长庚눈_눈
PS:同桌儿也摸了个大帅(心灵暴击!
然鹅她秒擦!!(我emmmm…

大年初一的饭桌(^-^)

用标题党的方式打开P家众cp

清昼:

长顾


  


色情版:《爬上义父的床》


言情版: 《为你,一朝成王》


武侠版:《安定侯传奇》


大片版:《大梁秘史》


儿童读物版:《小王子与他的将军爸爸》


新闻报道版: 《大梁四皇子成人多年尚未娶妻,与义父共居一室举止亲密,疑有断袖之癖,知情人士态度暧昧,京城众女子表示喜闻乐见》


  


  


陆林


  


色情版:《纯情哥哥》


言情版: 《千万繁星恰似你》


武侠版:《寰宇英雄传》


日漫版:《虽然是哥哥但只要有爱就行了,对吧?》


大片版:《星系战争》


儿童读物版:《机甲侠大战邪恶海盗》


新闻报道版:《强权将军假死后漂流第八星系,偶遇单纯青年,在二人日久生情正欲干柴烈火之际竟发现……》


  


  


  


巍澜


  


色情版:《推倒那个上神》


言情版: 《千万次轮回说我爱你》


日漫版:《教授是斩魂使大人!》


名著版:《魂》


儿童读物版:《你不知道的神话故事》


新闻报道版:《地府一把手斩魂使近日不理内政常驻人间,疑包养情人,引起地府众单身官员不满,其弟鬼面公然叫嚣:拆cp!》


  


  


鸣潜


  


色情版:《师弟拐上床》


言情版: 《修仙之前世今生》


国漫版:《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副标题:坑里是我)


名著版:《小离别》


儿童读物版:《一个故事让你爱上阅读》


新闻报道版:《百岁老人逝世多年后重返人间,与其师兄共同当众暴打师弟掀起轩然大波,众人竟纷纷为其喝彩并送上新婚祝福,这究竟是同门之间的悲剧还是第二春的到来?》


  


  


舟渡


  


色情版:《师兄不要了》


言情版: 《霸道总裁俏警官》


日漫版:《费先生的脚下埋着骆警官的爱》


大片版:《中国队长》


儿童读物版:《保护我们的英雄警察叔叔》


新闻报道版:《燕城公安总局刑警队长近日屡屡立功,侦破大案,接受采访时竟表示因为爱情!》


END


仅供娱乐,切勿当真。

坐等吃粮(* ̄︶ ̄*)

椿之庭:

❀杀破狼顾昀生贺24H活动预告❀




元夕春上青衣误,既望守得弄璋顾。


金玉为熔铸君骨,孑立饮冰寒月簌。


浊酒一杯辞故土,一枕山河平生付。


漠漠红尘谁为渡,秋露飞星魂归处。



大梁日报插花编辑部于月黑风高夜混进玄铁三部炊事班,冒名顶替四十八伙夫贺大帅——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后来编辑部全体成员因发表不良内容被发配充军


策划  @鱼泡颂云  @椿之庭 

海报  @塌叔 ° 

题字   @安娜与国王w 

文案  @沅止 

绘图  @珹白 


己亥年正月十六(2月20日)敬请关注tag#杀破狼顾昀生贺24H

我们不见不散!

真实

ricochet:

自己做了个图玩(小声)
转载随意,标明出处。

惟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评《杀破狼》广播剧大结局

思雨妹Cecilia:

上篇: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阿杰在《杀破狼》广播剧中的细节处理


中篇:理智与情感:杨天翔与阿杰在《杀破狼》广播剧中的配音风格比较


失踪人口回归。我本以为自己已经为729流干了彩虹泪,但生活啊,总是给我惊喜~


  这一篇文章不会过多地偏重声优们的技术处理,更多的是我在欣赏过程中极为发散的思维过程和过度丰富的联想能力。


  首先是第27话,重伤的顾昀与沈易的一段交谈,让我在下班的路上迎着寒风热泪盈眶、进而击节赞叹必须写文表扬。这大概是杰大在《杀破狼》剧集中最接近“锥心泣血”的一段演绎,甚至不再有“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的愤懑,而是近乎末路的凄然和决绝。


  “固守一家一国,成一世名将,百年之后,老百姓会给你封神庙、修祠堂的。终日吃香火为生,多好。”


  “封你个什么神?反正门神已经有了,封你个窗户神、床神?“


  “都一样。反正他们不管拜哪个庙,求的东西都差不多。什么升官发财、如意姻缘,还有娃“


  … …


  “子熹,你这么做,值得吗?”


  即使是被封了神庙,修了祠堂,后世百姓眼里望着神龛、心中念着的,难道是你流过的血、淌过的泪、面前袭来的炮火和背后甘受的冷箭吗?


  不。


  是一地的鸡毛蒜皮。


  而顾帅最盼望的,是靠着吃善男信女的香火当上神棍、媒婆和送子观音吗?


  不。


  是他们门前的落雪、屋顶的炊烟、来年的收成、明天的念想;是他们身后的一亩三分地、屋里的老婆孩子和热炕头。


  也是我眼前这座现代化城市的华灯初上、车水马龙,是一排小吃店门口笑容灿烂、嬉闹聒噪的少年少女,是他们手里冒着热气、溢着香味的脆烧饼和烤红薯。


  是这太平美满的烟火人间。


  只要不再是“遗民泪尽胡尘里”,不再是流亡、饥荒、瘟疫和动乱,不再是绝望、哭喊、鲜血和死亡;只要老百姓还活得这么俗、这么市井、这么有奔头,那么遍体沉珂值得,猜忌中伤值得,明枪暗箭值得,甚至鸟尽弓藏也值得。


  我的思绪不禁飘到了久远记忆中的某年七七事变纪念日,一位我记不清名字的新闻工作者在探讨抗日战争的意义。原文大意为:“今天是周末,早上起床,一切如常。父母下楼跳广场舞,妻子送孩子去兴趣班,隔壁的邻居在装修,而我在噪音中打开电脑,思考,七十年前,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场战争?”文末评论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留言是一句简短有力的:“这就是为什么。”——是为了让每年的这一天“一切如常”;是为了尘封乱世和硝烟,让孩子们的生活平淡无奇却平安静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先辈曾经浴火前行、不计代价地打赢了这场战争。


 


  同样在第27话,另一位触动我的角色是“旧势力的卫道士”方钦。在得知自己的父亲走上不归路时,方钦回忆起多年前的自己曾对父亲说,“这一生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若以后为官,定能成为一代举世无双的国士,力扛江山万万年”。配合着背景音乐悠扬恬淡的笛声和类似风铃的清脆木头撞击声,我眼前仿佛站着一个眉目舒朗、朝气蓬勃的青年,暮春初夏的微风吹拂着长衫广袖,他目光笃定,望着远方的苍翠群山,随即颔首拱手,掷地有声地向父亲讲出自己一生的抱负。面前的父亲面带微笑、心怀自豪,抚须称赞。


  流光无情,竟是何时,换了人间?


  有谁的心愿从一开始就是成为时代洪流的绊脚石呢?九品芝麻官尚想着造福一方百姓,更何况是他方钦?钟鸣鼎食,簪缨望族,父亲乃是半朝座师;才华横溢、手腕卓绝,掌管户部,也一度与新力量合力断金、力挽倾颓。奈何“身为外物役,心也为形役”,这身份曾让他走多少捷径、就同样强加给他多少束缚。昔日荣光已不可追,然而又有多少人能真的打断骨头、切断筋,从这血浓于水中抽身而去呢?枯坐一夜,他送走妻儿,后期制作也在此处传神的配上了候鸟离巢的音效。方钦,怀抱着曾经的国士之梦走上了弑君叛国的绝路,即便选择了家族,也依然茕茕孑立、众叛亲离。


 


  第28话的华彩大概在长顾二人相见一处。天翔哥哥的哭腔依然带有鲜明的个人特色、一如既往的优秀,具体已在评论中篇细致阐释过,此处不加以赘述。而他在此处的创新是抽噎、气短和含混不清的第二次重复金句“我恨死你了,顾子熹”。惊艳,何以见得?因为我以前只听过十岁以下的孩子这样哭。青春期以后的少年和成年人哭,大部分要么泣不成声、要么歇斯底里。像孩子一样近乎昏厥和窒息的哭泣,具象化地呈现了长庚的惊惧和痛彻心扉。


  私以为,纵观全篇,长庚的轨迹就是“成长,锋芒,并肩” 。因而在我看来,本场景下最吃重的台词也许不仅仅是金句 “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也同样是顾昀那句“我疼得厉害,时常睡不着,但都没有看到你哭的时候疼”。对于长庚而言,无论他成为怎样的天潢贵胄,在情感上都是如履薄冰的缺爱少年。他五湖四海的闯荡、风刀霜剑的磨砺,都是为了逼迫自己快一点成长起来,直到有一天,在面对幕后黑手时,可以对他唯一的亲人说“由着性子杀了就是,天塌下来我也能顶住”。而顾昀的这一句话,给了长庚多年以来的峥嵘之路圆满的回声:这一刻,他足够强大了,强大到子熹可以向他诉苦了。对于长庚而言,余生与子熹并肩,无疑是比登上九五之尊更加难能可贵的幸福。正是这句话让长庚的人物塑造首尾呼应、完美闭合。


  顾昀的人物线索,则被主题曲优雅而精准地概括为“故此生,惟一心分两半… … 一半赠河山,愿万家得长安,另一半愿君好梦正酣” 。同样也通过刚才这句台词得到了体现和强化。啊,词作真是过于出色了!


  另一方面,在二人倾诉衷肠时,背景音效始终环绕着金戈之声和遥远的爆炸声。为难得的团聚渲染上了烽火和铁血的气息。身安一隅,胸怀四方,能平天下,也能为心上人穿针缝衣。这样的爱情,波澜壮阔、荡尽山海。


  


  这一篇文章大概是我的《杀破狼》广播剧评论系列的收官之作。之所以选择了个人反思作为切入点,大概是因为最近看《声入人心》的美声boys神仙打架,明白了一个道理:成就真正经典的作品,靠的不是炫技和拼嗓子,而是要带给观众感动和思考。


  《杀破狼》广播剧自连载至完结,历时一年半。期间我为该剧撰写评论三长一短共四篇、约一万字。不算多,却几乎调动了我数月以来最丰沛的情感、最精心的雕琢、最不计成本的耐心和最沉浸式的快乐。《杀破狼》系列剧集作为广播剧艺术的杰出代表,通过对优秀原著的合理改编,拓宽了文学的魅力和感染力;通过声优们对人物性格的精准把控和后期音效的精细配合,让我们见识到了声音无边际的表现力;通过对主题的深入挖掘,引发了听众对于人性、近代史等领域的反思和学习兴趣。我很不适时地回忆起了多年前政治课上学过,“文化对人的影响,潜移默化、持久深远”,当年背得吐血的知识点,如今只喟叹字字珠玑。


《杀破狼》广播剧作为优秀的文化载体,必定可以焕发持久的艺术生命力。


(wait,这文风怎么越来越硬……)


其实我这一万字都可以用鹤姐的一句话概括



“他们的声音就像海浪拍打岸边的岩石,涤荡着我的心灵!”